华为硬刚理想汽车,爆款焦虑下的跨界战斗谁能赢?

  • 浏览量:9084
  • 作者:
  • 来源:Tech星球
  • 时间:2022-07-25

问界M7发布会前一晚,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去了一趟深圳理想汽车一家体验店,镜头前,他与理想汽车店员交谈甚欢,并在现场体验了理想的新车L9。

 

“偷师”还是“取经”,都已经让外界浮想联翩。因为,华为联合赛力斯打造的“问界M7”的面世,意味着,两者终于共同站在了中高端增程式SUV车型的阵营中,在这个相对小众的细分市场里,华为与理想汽车狭路相逢。

 

巧合的是,2021年4月,理想汽车CEO李想发微博表示,理想自研的自动驾驶系统明年完全可以和华为、特斯拉正面较量。

 

一年时间已到,这一次,产品、技术、打法的正面较量的商战真的开始了。



图片

华为死磕理想汽车,对擂“奶爸车”



7月的新车局上,各家主机厂都纷纷推出新产品刺激市场。6月底,理想才发布L9新款车,7月初,这款新车的数据,就被写入了问界M7发布会的PPT里,用来做对比。

 

而细数此次问界新车的诸多细节,问界M7都是在把理想ONE当做一个真正的竞争对手,华为联合赛力斯正式攻入了理想汽车的腹地。

 

车型上,两者颇为相似,都属于中大型SUV ;在定位上,在理想汽车的目标受众很明确,其slogan“创造移动的家”,即准确地瞄准了家庭甚至二胎家庭,M7也被设定为“2+2+2”的座椅布局。

 

此外,问界M7把焦点放在第二排,核心目标人群既主打家庭用户,也有商务用车方面的考虑,商务出行会更重视第二排的乘坐体验感,和理想ONE比较的话,问界M7的“野心”似乎更大,希望做到家用、商用市场两头通吃。

 

而探究定位的背后,两者也正式地站在了一个擂台上。

 

尽管外型被质疑和低端车东风小康ix7高度相似,华为的“里子”还是有些优势。Tech星球获得的一份“华为与问界内部专家会议纪要”显示,此次推出的M7拥有5 大产品优势:操控性相较理想ONE有很大提升;智能座舱采用零感座椅舒适性;满足商用与家庭用户需求;华为鸿蒙座舱智能生态及音响系统;内饰设计贴合我国消费者需求。

 

而在用户画像对比上,此次问界定位比特斯拉和理想汽车消费者的年龄范围更宽,也更想转化燃油车等偏保守性格的消费者。

 

最后,回归到价格上,问界M7目前最低定价31.98万元起,低于理想ONE 的统一售价34.98万元。因此,无论是从售价和定位来看,问界M7上市后,爆款理想ONE无疑将迎来最大的竞争对手。

 

在销售端,意识到了门店重要性的理想汽车开始加速开店。截至2022年5月31日,理想汽车在全国已有233家零售中心,覆盖108个城市。而作为对比,上市仅1年的赛力斯,背靠华为拥有超600家华为门店可以提供产品及试驾,根据有关内部人士的说法,今年预计会增长到1000家。

 

同时,问界还在为井喷的订单做准备,全新凤凰工厂即将投产,连同两江智慧工厂,年产量将达到30万台。

 

如今,理想汽车遇到的对手,不仅仅是一个突然崛起的造车新势力,而是一个曾经在手机领域打败过苹果的厂商。华为既洞察到了奶爸车市场的潜力,又能快速切中市场,同时又具有短时间革新自我,快速迭代产品的能力,问界M5推出5个月后紧接着推出M7,1年内快速推出2款车的能力,这是理想之前没打过的硬仗。

 

据内部人士透露,问界积攒的订单,会在9月左右一次性释放,超越2万的门槛,如果这一预测成真,在谁是六座最“智能”的奶爸车的比拼上,华为一定会让理想汽车倍感压力。



图片

同向的分岔:产品向左,生态向右


华为和理想汽车,其实代表着造车新势力中,两条截然不同的分岔路。

 

如果把智能车理解为造四个轮子的手机,似乎更容易理解两者的商业逻辑。

 

从创始人的角度,李想想成为乔布斯,多次表示崇拜苹果的文化和精神,并表示“十年之后再看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做成苹果公司一样。”因此,在打造公司和战略上,也在步步向苹果对齐。今年 5 月,在理想汽车Q1财报电话会上,李想更直白地阐述,“要打造像 iPhone 系列一样的爆品。”

 

纵观李想在造车上的逻辑,也体现在其产品思维里。

 

在造车新势力发展初期,增程式技术并不被业界和同行看好。过去,走同样技术的宝马i3、别克VELITE 5等车型都证明,增程式很难在市场中立足。

 

前期第一款车的失败,让李想必须迅速找到活下去的路径,当时有投资人建议“可以给你投资,但前提是改做纯电”,这并没让李想没有动摇。作为理想汽车的头号产品经理,李想观察到,家庭用车排队充电的不便和续航里程焦虑,让理想汽车明确主打增程技术。后来的事实证明,李想赌对了。

 

因此,产品上,李想是充满偏执的,他的“像素眼”能发现图片往左偏了一个像素,只坐上去就能发现座椅的海绵垫高了5mm,看到一个设计不够精美的内饰件,可以当场摔地上踩碎,不惜再花300万元重新开模,并指着设计团队的鼻子问,“这是哪个傻子设计的?”

 

对于产品的独到洞察,成就了理想ONE,让其连续九个月站上了同级别“销冠”宝座,将累计销量抬高到了15万+的水准。

 

乔布斯崇尚极简,对产品的研发是克制的美学。理想也在遵循这一路线,在理想ONE成就了爆款车型,但理想并没迅速投入其他车的研发,也不做跨行业务、不出海,甚至在2022年都还拿不出一款纯电车型,在自动驾驶起步上也是“蔚小理”(蔚来、小鹏、理想)中最晚入局的。

 

而在造车逻辑上,华为余承东显然跟李想截然不同,在手机及终端领域积攒的经验,让华为一开始,就把造车的重心瞄准在生态上。

 

如果将智能汽车看做一个大型终端,车机系统无疑是灵魂,智能座舱是操作工具,随着新能源汽车由电气化走向智能化的下半场,相比于车本身,各家的差异性会逐渐缩小,而各家主机厂构建的生态,系统的操作逻辑、智能程度、流畅性,或许才是争夺用户和市场的最终对决。

 

如同安卓和苹果一样,不同品牌的车机系统交互逻辑也不尽不同,当用户购入某款汽车,会重新投入学习成本,如果用户将来更换品牌时,就不得不重新学习新品牌的操作系统。这时,生态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用户在更换品牌时,会受限于操作习惯而继续选择原来同一品牌的产品,甚至如果能和本身的其他电子产品同一体系更有优势。

 

一套鸿蒙系统耗费了华为7年的精力,车自然成为了最有力的出口,AITO问界M5、M7的推出,均被业内称作“鸿蒙汽车”,承接住了原来华为手机的用户,也构建起了一个更完整更庞大的生态圈,这是理想汽车,甚至很多新旧造车势力都无法比肩的。

 

在更为显性的层面,一位门店体验专家则告诉Tech星球,“我们就是一个新品牌,现在的3.0互联网汽车更注重系统软件和智能化,至于硬件方面,谁造了这辆车确实不再是主要关注对象了。”其实从这个角度而言,再谈华为造不造车都不重要了,华为已然把灵魂造好,究竟装进M5、M7、M100都是不重要的事情。

 

而理想汽车偏执于产品的开发模式,还是在产品层面造车,理想ONE也好,新款理想 L9 也罢,更多在原来基础上升级,还是在效仿苹果打产品组合拳,这就好比, iPhone13 和 iPhone13 Pro 的区别,虽然升级了镜头、屏幕,内存,但打动消费者的灵魂没变。而且,前提是,它得是苹果,而目前理想汽车显然还没有这样的灵魂。



图片

新造车下半场的其他对手


作为最熟悉的陌生人,理想汽车和华为最后的对手,也不仅是彼此。

 

当智能车的市场蛋糕越来越大,理想、华为赛力斯免不了要在更大的平台上相遇,更要直面更多不同的技术路线和商业风格的竞争对手。

 

前期All in“奶爸车”、技术上一心扑在增程式,李想虽然赌赢了。但是,在赌的背后,潜藏的危机,如今也在悄然显现,正如理想汽车赴港股招股书中列举的“风险因素”,“单一定位、增程式技术优势不再,零部件供应中断等问题,都让理想汽车的前景显得模糊。”

 

赌,本身就是风险与收益的一体两面。

 

正是因为对自己产品的足够自信,也让理想太过钝感,短期内,两款车能够帮理想站在第一梯队,站在长期主义的角度考虑,这是主动放弃其他细分市场,产品抗风险能力不足,容错率太低。

 

环顾其他新造车的玩家和竞争对手,比亚迪和特斯拉已经开始“销售50万辆”王座的争夺战,而且在20-50万元价格区间,都有车型不断推陈出新;曾处于“蔚小理”同一阵营里的蔚来,由高端路线开始往中低端下探,目前已经有5款车,蔚来CEO李斌还表示,蔚来已经为20万元级别车型做好了50万辆年产能的准备;靠性价比拿下一席之地的小鹏汽车,如今已经不囿于性价比,P7跻身30万元的轿跑,G3、P5继续夯实用户基础,而即将发布的G9更直接冲击40万元的阵营。

 

华为和赛力斯的联手虽然更多是“互相将就”,起步较晚,且第一款SF5反响平平,但是在快速试错,华为亲自下场,大胆对标理想的爆款打法,追逐30万元价格主流区间的市场。

 

可以看出,华为前期已经研究透一部分市场的规律,选择最好下手的家庭SUV市场,理想ONE的成功说明,市场的确有痛点,而作为3年前的车型,虽然升级迭代,但还是不够具备新鲜感。M7的层层加料,凸显自己的差异化,4小时就预定出2万辆,足以说明华为的确俘获了目标客群,成为搅动细分市场的鲶鱼。

 

过去十年,汽车产业变革的主题是电动化。在当下和不远的未来,汽车行业变革的主题将是基于电动化的智能化。新能源电车不仅仅是要革燃油车的命,更应该是引领车向智能化迈进。在智能化方面练内功、补短板,将是下阶段市场竞争的焦点。

 

据36氪报道,理想汽车CTO王凯于近期离职,这是理想汽车成立以来,离开的最高级别高管,理想在自动驾驶方面布局本身就晚,如今技术大拿离职,自动驾驶技术如何追赶要打上问号。

 

不过,理想也在加速补课,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理想研发投入开始高于销售投入,成为最大头的支出,根据财报数据,今年一季度理想研发费用13.7亿元,同比增长167%,占总营收的14.3%,主要是研发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以及新品开发导致。

 

另一方面,根据理想的规划,明年推出纯电车型,目前,理想已在组建了充电桩建设团队,其基础充电设施的建设将推高运营费用,这也把理想汽车今年第一季度重带回亏损之中,录得亏损为0.11亿元。理想既要解决自动驾驶、纯电研发,也要继续巩固增程上的方面优势,资金效率也是一大挑战。

 

而蔚来全面自研的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自动驾驶技术),将逐步实现高速、城区、泊车和加电场景的全覆盖、小鹏的NGP(Navigation Guided Pilot,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则继续进化,今年将上车城市NGP;华为积攒了超过10年的自动驾驶能力,还有更充沛的和资金实力再去试错,其研发上的技术壁垒,是理想在短期内无法超越的。

 

在新能源汽车比拼的下半场,理想对手颇多。理想将2025年的战略目标定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占据20%的市场份额。目前来看,这一“理想”的实现,无疑充满了挑战和未知数。



发表留言

姓名:
手机号:
还可输入 200 个字符
立即提交

今日热点

新车号

新车网评

最权威的新能源汽车观点

百姓评车

最接地气的汽车新媒体

直播车市

车市动态,尽在掌握。

极品游记

自驾路书,旅游资讯

视频

新车讲解

最新的新车资讯

对比视频

最权威汽车对比视频

试驾视频

真诚试驾

汽车故事

那些车儿,那些事儿

企业QQ
3261959633
企业电话
18501967650
微信公众号

新车网评

企业微信

新车网微信

返回顶部